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29747.com >

www.29747.com

邪王追妻里南宫流云苏落h文

发布日期:2019-07-08 00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南宫流云嘴角勾起一抹轻轻的笑,带着厚茧的手指在她脸上摩挲着,身体渐渐的朝她靠近……再靠近。

  虽然早就想过无遍会有这样的一天,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,苏落只觉得心中前所未有的慌乱。

  不仅仅是从女孩到女人的过程,而且是对这个男人表示,我愿意拿今生跟你赌,从今往后,生死相依,不离不弃。

  虽然想的清楚,但是毕竟没有过这样的人生经历,更何况眼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,所以苏落心中依旧紧张。

  看到她这副小媳妇般羞涩的模样,南宫流云暗暗偷笑,仿佛腿上那难以抑制的痛苦,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。

  他俊美无双的脸上带着欢喜的笑,强而有力的手臂一圈,环住她盈盈一握的楚楚纤腰,将她往身前一带,顿时将他家小媳妇儿带到怀中。

  苏落咬紧下唇……这话叫她怎么回答?说愿意,会不会太不矜持了?说不愿意,他会不会太尊重自己然后……

  南宫流云看着苏落变化莫测的脸色,还有各种情绪的眼眸,心中犹如吃了蜜糖一样甜蜜。

  他环住她纤腰,摇啊摇啊,在她耳边低低的暧昧笑着:“你不说话,当你默认咯?”

  南宫流云看着她这样子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他打横将苏落抱起,往深水区走去。

  苏落冷不防被他一个公主抱,下意识的环住他皓白的纤细颈项,同时,他气息有些粗喘:“落落……今晚,把完完整整的你交给我,好吗?”

  这话……苏落羞涩的咬着下唇,一个“好”字怎么都说不出口,不过,她潋滟星眸凝望着南宫流云,最后,郑重点了下头。

  得到苏落的许可,南宫流云整个身形一僵,随后面露狂喜之色,他双手用力收紧,将苏落紧紧抓住,生怕她一个反悔跑掉。

  刚才他虽然占据优势,看似处于上风,但事实上,只要苏落一个反对的眼神,就能够将他击的崩溃。

  得到她的首肯,知道她也喜欢这样做,这样的两情相悦,即使是南宫流云这样骄傲的人,也差点失去自制力。

  苏落知道他身上带伤,而且内伤严重,所以不敢挣扎,也不敢动弹,她漂亮的星眸如被清水浸润过一般,泛着清澈的星光。

  他整个人俯身而下,巨大的阴影将苏落整个覆盖住,他单手撑在苏落脸颊一侧,一双清澈漆黑的星眸,倒影出苏落此刻的无措。

  苏落下意识的轻微挣扎,但是南宫流云驾轻就熟的压住苏落双腿,让她动弹不得。

  南宫流云单手将苏落的两只手反剪到头顶,这个姿势,使得苏落胸部越发挺拔高耸。

  南宫流云清瘦的身子压在她身上,一只腿压住她双腿,一只手压住她双手,轻笑出声:“落落,今晚,我就是你的了,高兴吗?”

  苏落仰躺着,目光所对的就是旷野星空,她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一丝丝的靠近他,他身后满天的星辉,都闪烁着幸福的光芒。

  这一刻,苏落的脑子一片空白,眼前只有放大的俊颜,耳边是他略带粗重的呼吸声。

  那满满的疼惜怜爱,无边的甜蜜和宠溺,仿佛将苏落的心装在蜜罐里,甜的她满心喜悦。

 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,原本动作优雅,但是在这个字之后,他却猛然间一阵激动,随后,他迅速攫住苏落的呼吸!

  南宫流云平日里何等冷静客观,何等指挥若定,但是这一刻,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举动。

  千军万马面前都指挥若定的他,这一刻差点难以自持,一颗心差点从胸膛里跳出来。

  苏落双眸紧闭着,因为南宫流云的离开,她微微皱眉,纤细如玉的手臂下意识的环住他皓白的颈项,将他的脑袋往下拉,靠近她。

  从原本的一厢情愿,到后来的两情相悦,再到现在看到苏落主动邀请,南宫流云薄唇微勾,星眸中的柔波前所未有的醉人。

  “丫头,就这么迫不及待,嗯?”南宫流云的声音很轻,犹如羽毛般在苏落耳边轻轻滑过。

  苏落也意识到自己太过主动,暴露了内心的渴望,她脸上一阵赧然……正想哼的一声推开南宫流云,却见他冲她灿烂一笑,露出雪白皓齿:“那就……正式开始吧。”

  在苏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南宫流云再度紧紧攫住她娇艳红唇,然后,带着厚茧的食指一路往下游移。

  此刻的苏落,双眼半眯着,月光下的眼眸迷离而朦胧。此刻,她忘记了此前重重,忘记前世,忘记所有的所有,满心满眼里只有眼前的他。

  他粗重的呼吸声,让苏落感觉到,他在激动,在压制,在极尽所能的取悦她,让她得到满足。

  甚至她忘记了南宫流云什么时候除掉他自己的衣衫,也忘记了他什么时候剥除她的衣衫。

  在朦胧中,她仿佛听到南宫流云在她耳边低低的说:“落落……看到你的第一天,我就想这样对你。”

  苏落记得他们相识的第一天,当时的她才刚到苏府,被苏溪和苏挽欺负,而那时候他则优雅闲适的斜靠在树上,明晃晃的阳光在他身后逆光,苏落看到了两辈子加起来最好看的少年冲她笑。

  他的眼底,带着激烈的冲动,仿佛再难克制的困兽,此刻正紧紧的攫住她的目光。

  而苏落此刻在意识到,南宫流云身上的衣衫已经褪尽,那世间最美好的性感身材,此刻正在她双眸凝视之下。

  “丫头,我们真真正正的在一起了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哦。”南宫流云嗓音带着醉人的温柔,手指怜惜的抚摸着她的面容,他温柔的吻着她的眼睛,鼻尖,颈项,锁骨……

  就在两人结合的一瞬间,忽然,苏落感觉到脑海中崩的一声,仿佛有一根紧绷的弦,在这一刻,忽然断了,而且还火花四溅。

  南宫流云也感觉到自己体内一股被压制的灵气,正在一种极其迅速的速度汹涌而来。

  南宫流云控制着节奏,苏落的低吟带着一丝韵律,高高低低,长长短短,时而舒缓,时而紧凑……仿佛一曲最美妙的歌。

  而此刻,他们的周围,一群浩浩荡荡的火焰鱼,呈现“心”型状,将他们包围起来。

  那也,此刻苏落和南宫流云因为双修,两人彼此的灵力开始交汇,融合,不少的灵气就外泄出来。

  南宫流云双腿之下犹如寒冰般冷冽,而苏落的陨落红莲火焰般燃烧,此刻,两个人正在彼此交融。

  “这真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修炼方式了。”南宫流云咬住苏落敏感的耳垂,声音嘶哑暗沉,呢喃中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性感。

  苏落咬了咬唇,认真的凝视他的眼睛:“我一直在期待,期待有一只手,能牵着我游遍千山万水,走到地老天荒,见证白头偕老。”

  南宫流云宽厚而炙热的大掌,包裹住苏落白玉般的小手,紧紧握住,十分怜惜将她拥入怀中:“相信我,也相信你的眼光,我会带你领略万里风光,当然——”

  “应该不会……这么快就……有吧?”苏落既期待,又有些忐忑,她仰着尖细的下巴,黑漆漆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南宫流云。

  “今日不会,还有明日,后日,大后日……”南宫流云嘴角带着兴味的笑,眼中满满都是笑容。

  “这样的修炼方式,我喜欢的紧,落落,我们再来……”南宫流云双腿缠住她,让她动弹不得。

  “腿疾时间太久了,哪能一次就好的?落落你不帮为夫治疗了吗?”南宫流云拉着苏落,好可怜的样子。

  一开始没有吃荤,南宫流云还能克制,但是食髓知味后,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面对自己心尖尖上的爱人,还能怎么忍?

  他真的是人吗?怎么有那么无穷无尽的精力?她一身的修为,却被折腾站都站不住。

  “咦,丫头很不错嘛,现在是君主九星了呢。”南宫流云像摸小孩一样摸着苏落的头,星眸中满满都是盛宠。

  要知道,越到后来,晋升越困难,即使是一星,对于很多人来说,没有几十年的一丝不苟的修炼,根本就晋升不上去。

  可是苏落,只是跟南宫流云洞房了一下,竟然直接就晋升到了君主九星!这也实在是太夸张了!

  南宫流云身体里蕴含着多少的寒气?这次,他将许多的精华都喷洒给苏落,苏落吸收之后,实力就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  “那么你呢?”苏落从他怀里抬头,黑白分明的美眸定定的望着他,“快告诉我,你又进步了多少,现在是什么实力?”

  南宫流云实力比苏落强,所以很容易就感应到苏落的实力,但是苏落却感应不到南宫流云的实力。

  “你猜。”南宫流云纤白的手指帮苏落系上白色中衣带子,那张绝美容颜上笑容满溢,显然心情很好。

  谁知南宫流云那双如墨般的星眸却微微勾起一抹笑意,他那双温热的大掌在苏落脑袋上揉了揉,带着一丝宠溺味道:“玄化一星?你就这么看不起你家男人?”